绿松石网主办单位:中共竹山县委 竹山县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 绿松石图库
 
1 / 3

云盖绿松石的辉煌与失落——湖北郧阳矿区纪行(下)

日期:2011-11-11    查看原图    全部展开
2009年3月9日,郧县鲍峡镇云盖寺绿松石行王耀霖老板在清理 “初开石衣”绿松石(如图)。据他介绍,这块重达320公斤的绿松石,不久前发掘于云盖寺绿松石矿,现已被外地老板开价120万元定购。









 
图库说明
 资源留给子孙,也未尝是坏事

    从厂部上行半个小时,山脊上就是云盖寺。建筑都不存在了,只有十几个难辨年代的残破小石佛,被一块大红布连成一排。石佛旁边幸存一棵大树,上面挂满五颜六色的塑料包装袋,宛若藏族地区的经幡,俨然一件艺术品,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希翼。
 寺庙遗址周围环绕着一两公里长的石头墙,有些段落还有长城般的垛口。有人说这是解放前的私营者赵斌所修,也有人说是更早的明清时代所筑,甚至还有人说是春秋战国楚长城的一段。不过,从石墙的风化程度看,解放前鲍峡人赵斌建造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这个赵斌,也算一传奇人物。有人说他是1926年入党的郧县最早中共党员之一,护矿的武装也是地下革命队伍;也有人说他是解放后被镇压的劣绅。事实究竟如何,尚未找到确切答案,想必故事都很曲折。
站在云盖寺俯瞰山的另一面,只见从接近山顶的矿洞口直到山谷深处,多年堆积的矿渣已经成为一座小山,远远望去,成群结队的翻检矿渣的人们像一堆堆小蚂蚁。这种场景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多年来,在矿渣里翻检绿松石是当地农民的一项重要收入。

    经过几十年的开采,这座山的里面开挖的作业面已经有二十余层,上下垂直高度数百米,巷道总长达百余华里。黄矿长说,“最深的矿洞,到采掘点就有一里路。没人领,你们进去就出不来。”

    1970年到1990年,这个矿由地方国营改属国家轻工部下设的工艺美术总公司管辖,国家下拨开矿资金,产品按计划供应北京、上海、扬州、武汉等地的玉器厂,成为全国几大玉器厂绿松石的主要供应地。1990年,轻工部撤销了工艺美术总公司,该矿随之走向市场。《郧县地矿》记载说,1995年产量大减,由1994年的24吨下降到15吨。到2000年,产量为10吨……实际上,要想搞清楚这个破产企业曾经的确切产量,几乎是不可能的。不仅这份资料的记述前后不一,就是2001年版《郧县志》的前后说法,也是各不相同,差别甚大。但是不管怎样,现在的情况是“该打的地方都打了,整个山都已经掏空了”。黄矿长说:“目前整个矿山,每天也就能挖出个几十斤吧。”

    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云盖寺的绿松石资源,已经枯竭。

    黄矿长不这么看:“山上没准还有……只要有资金投入,应该还能找得到。”

    “就是目前已经采空的这面山,在收归国有后,也是采了很多年,才真正找到富矿带的。”据《郧县地矿》记载:1970年该矿归国家轻工部管理后,进行机械化作业,到1972年才采到富矿带,当年产量达25吨……当时,1号井上马后采取大机器开采,生产量大增,1974年产量达到40吨,为了防止过度开采造成资源频繁,国家下达了开采计划,限制开采量在20吨以下。但是,正处于大跃进时期,从厂领导到工人一心夺高产,为郧县经济发展作贡献,日夜奋战,采取三班倒的政策,机器常年轰鸣,1976年产量达到80吨,1977年创100吨的最高纪录。

    黄矿长介绍说,前些年,地质部门进行过长达两年的勘探,结论是武当山系的这一段,包括郧县、郧西、竹山地界,是绿松石的最好产地。事实上,他们一直在寻找新的矿源。计划经济时代有国家拨款,在胡家营的火烧寺、叶大煤矿等地他们都挖过新洞,均无大收获。最近的一个新洞,是在不远处的大铁塔,挖了好几年,去年彻底停了下来。

    “这个洞,断断续续挖了有几十米深,虽然只挖出百十斤” 但黄矿长说,“对于找矿,这点深度是远远不够的”。绿松石矿不同于其他矿藏,寻找新的矿点“有点像打牌,有时候真是更靠运气。” 目前开一个新洞,至少需要10多万元,这对他们早已不可想象。“没有钱,只好停了。”

    另一个例证是,近几年毗邻的竹山县绿松石产业发展很快,最大绿松石的纪录,也已经在2004年被竹山县麻家渡镇喇叭山发现的一块85公斤重的所打破。

    除了资源枯竭,黄矿长认为绿松石真假难辨,也有损消费者的信心和真正绿松石的价值。他介绍说,随着一种注胶技术的兴起,人们很难分清楚真假……这种绿松石软料加胶技术,据网络上的一份“十堰市产权交易指南 ”显示:“该技术是美国珠宝科技界研制成功的,它利用天然绿松石软料进行加胶工艺后,使其硬度、质地、色泽等主要理化指标达到并超过天然硬料绿松石料品级并得到国际珠宝界对该技术和产品的认可。加胶后的绿松石工艺品,色泽艳丽、柔和,可使产品单位价值提高十倍以上,同时也得到了更多的珠宝首饰消费者的青睐。”

    黄矿长说,其实,这也就是给品位很低的“白料”增色。那么,这样搞出来的绿松石,算真货还算是假货?

    “说不清楚”,矿上和官方也从来没有搞过打假之类的活动。黄矿长说,“没人管,就合法。”但他坚信:“早晚有一天,真的还是要抬头。”

    目前看来,这座曾经辉煌的中国第一大绿松石矿的命运,无非两种:找到新矿,起死回生,利于经济发展,大好事;就此终结使命,资源留给子孙,也未尝是坏事。

    不管怎样,云盖寺绿松石,都值得鄂西北子民骄傲和珍惜。
更多..推荐图库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 图库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